BACK TO ALL ARTICLES

为什么要做直人电影?

October 13, 2017

香港影人杨曜恺(Ray Yeung)一向直言不讳。他对自己亚洲酷儿的身份引以为傲;他的作品,时常聚焦跨文化、跨地域的自我认同和酷儿理念,内容机智风趣又不乏深度。在他2015年的电影《封面有男天》 (Front Cover) 里,主人公莱恩 (Ryan),一位美籍华人男同志造型师,为了更好地融入到周遭的生活环境中,避而不谈自己的文化和种族背景。然而,一次工作任务将莱恩指派到中国当红小生宁 (Ning)的身边,促使莱恩重新审视、调和自己在民族文化、种族背景以及性上偏执的身份认同。自由作者、策展人Viv Liu与杨曜恺促膝谈心,探讨了他对身份认同的理解,社会主流价值观为他带来的压力、动力,以及这部电影的意义所在。

 

 

 

《封面有男天》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我在香港出生,但家里很早就送我去英国上寄宿制中学。在那样的环境中,我是清一色的白人里唯一一张亚洲面孔,经常被人以 “chinky”、 “Chinaman”(类似“中国佬”,非华人用以贬低、歧视中国人的称呼)这样的词语形容。为了适应现状,我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仿照白人的各种行为和生活方式来衡量我的一举一动,竭力拉开自己和中国文化的距离。成人以后,我搬到了纽约,开始了我的“柜外”生活。即使这样,在纽约的同志圈子里,亚裔身份的我仍旧感觉格格不入。

 

我想要创作一个拥有着与我相似背景的角色,这个人物就是莱恩。他的成长过程和对自己文化、种族背景的疏远态度都是我生活的倒影。那莱恩遇到宁以后,会迸发出什么样的火花呢?我想把莱恩塑造成对现存亚裔男同志族群里一些人的评判和反思。我认为,(在西方)很多亚裔同志只交往白人的现象,来源于他们内心深处的一种“自我种族歧视”。好像跟白人交往就显得很高大上,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摆脱自己的亚洲身份,摆脱自己“水稻田里的农民”形象。

 

我希望能够开阔一些人的视野。很多观众在观影结束后,会跑过来告诉我说,“天哪,我成长的时候,确实有过很多类似的想法,做过很多类似的傻事”。得到这样感同身受的评论,让我挺欣慰的。
 

可以聊一聊你对“华人”这个标签内部存在的一些文化冲突的理解吗?我很喜欢的一个场景里,莱恩说广东话的父母与说普通话的宁之间,产生了尴尬的交流障碍。

 

这些多样的对比和反差也是创作这个故事的重要初衷。很多香港人会觉得自己的身份与英国殖民文化息息相关,好像这种更为西化的认同,相较于中国大陆的老百姓来说,拔高了自己的位置。同样的,在美国的移民文化里,生长在美国本土白人圈子的华人,生长于美国本土中国城的华人,以及刚刚移居到美国的华人之间,也存在着相似的矛盾攀比。
 


电影的结局苦甜参半。你想要以这样的结尾传达怎样的中心思想?

 

其中一个人物决定接受自我,而另一个则反其道而行。结论由观众自己决策,“我到底更同情谁?我真的会为了实现自我而抛弃家庭、事业和社会地位吗?” 这样的结局,我认为是忠于角色的。对于宁来说,毅然牺牲自己的事业不像是他的作风。而莱恩,虽然这段感情无法功德圆满,他仍然在这段经历中领悟到很多前所未有的事,这对他的人生和将来的情感走向都会产生影响。

 

 

美国电影中的亚洲形象匮乏是最近好莱坞热议度极高的话题,矛头直指“白人至上”的文化现状。你对荧幕上的种族文化包容度和多样性有什么看法?

 

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伪命题——他们总说,我们无法找到一个有足够票房号召力和表演经验的亚洲演员来做电影主演。但不给亚洲演员足够的机会,又如何能培养出有足够票房号召力和表演经验的亚洲演员呢?

 

对于“白人至上”的荧幕文化现状,亚洲族群同样有责任来引发变革。在美国的很多亚洲人群非常容易妥协,非常默默无闻。我跟一些演员聊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总会说,“没关系,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慢慢来”。哎唷,同样的话说了几十年了吧!East West Players(东西剧院,美国著名聚焦亚裔文化的剧院之一),Pan Asian Repertory Theatre(环亚剧院,同为美国著名聚焦亚裔文化的剧院之一),百老汇的 “Chinglish”(《中式英语》,2011年起在百老汇上演的,讲述一位美国人在中国的经商趣事的著名话剧),这些亚洲文化开花结果的场所和作品,观众有四分之三都是白人。我们需要更多的亚洲观众来积极支持亚洲角色、亚洲形象和亚洲作品。

你个人有在电影行业中因为自己的身份受到过歧视吗?


亚洲同志在西方环境中不免会受到一切挫折。这些挫折或多或少与你的想法有关——在这一行,你的作品定义了你是谁。我从来没想过要追随大流。我希望荧幕媒介能够反映现实生活的真相,反映我自己生活的真相,但电影工业整体来说似乎对这样的真相没有兴趣。有些人会问我,“你一辈子都要拍同志电影吗?你会一直拍亚洲电影吗?”我会反问他们,“你会去问马丁·斯科塞斯 (Martin Scorsese)他是不是一辈子都要拍意大利电影?或者问他为什么总是拍’直人’的电影?”我只想,也只会做忠于自己的东西。

 

我很幸运能够得到发行商的青睐。能走向更宽广的市场是件挺困难的事,因为我们经常得不到足够的预算、资源、宣传。整个推广的过程从零开始,非常草根。通过社交媒体和口口相传来扩大作品的观众群。我的所有联合制片人都是亚裔:只要你努力不懈,总有一天你会站在一个较高势能的位置,能够帮助其他人完成一个共通的、属于你们的作品。

 

除了电影片名里的含蓄映射,你觉得纽约和纽约的时尚圈作为电影的主要背景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哈林(Harlem, 纽约街区),中国城和第五大道,虽然都在纽约,但相互反差非常大。莱恩在中国城长大,父母经营一间美甲店,他们在整个纽约的社会阶层中处于较低的位置。所以能够叱咤在纽约的时尚圈是莱恩的梦想,因为那是他能够想象到最为光彩夺目的高尚事业。
 

莱恩在片中是一名造型师——以改善形象为职。这是一个非常摩登的行业,既有魅力又充满着古怪;这也与电影的主题相呼应,无论真相如何,我们很多时候都妥协于打理门面或改头换面,来假装自己是适应周遭环境的一份子。

 

 

撰文: Viv Liu

翻译: Will Dai

 

原文由英文撰写发表。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CINEMQ是一个短片展映和深夜派对的合成体,由一群异想天开的酷儿们筹划。我们将在每周发表与酷儿电影及荧幕文化相关的资讯和文章。想要投稿?请在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后留言。

 

CINEMQ is a queer short film screening + party series. It is run by a group of queers with too much on their mind to sit still for long. We’re publishing articles on queer cinema and screen culture every week. Want to contribute? Message our accoun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 CINEMQ, SHANGHAI, CHINA